游戏企业8家存爆雷风险、9家屡次违规 游戏业还好吗

来源:第一财经
  2017年,游戏圈里最常说的一句话是:如何发现下一个爆款或下一个增长力很强的企业。
  到了2018年,大家常常讨论的话题和版号有关,特别是新品上线不确定性给每家企业带来的影响。
  而在2019年,“游戏行业是不是已经不行了?”成为资本市场和新入行从业者最关心的话题。
  虽然游戏仍旧是传媒产业毛利率较高,具有较强盈利能力的板块,但主要上市游戏企业普遍增速放缓问题。企业亏损数量在增加,同时净利润率有所下降。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9年上市游戏企业竞争力报告》显示,上市企业中有8家企业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超60%,商誉暴雷风险较大,有13家经营现金流量比率为负,有9家企业屡被监管警告。
  8家企业商誉悬顶
  商誉大幅度减值会导致企业当期利润出现缩水甚至由盈转亏,同时商誉减值会损害投资商,尤其是中小投资商的利益,由于市场信息存在天然不对称,中小投资商难以提前预知减值的发生,可能会导致较大损失。根据伽马数据显示,2018年,受商誉相关政策影响,在游戏业务占比超过30%的企业中,超过4成企业商誉发生减值,商誉减值金额超200亿元人民币。
  在游戏业务占比超过30%的企业中,有8家企业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超过60%,其中长城动漫、众应互联、天神娱乐三家企业占净资产比重超过100%,而长城动漫商誉占净资产比重高达799%。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过高意味着企业对未来市场、政策等因素保持稳定的依赖性较强,同时,由于商誉在很大程度上包含了企业主观评判因素,这些因素是否合理投资商难以知晓,一旦出现不利因素,投资商极易成为风险转嫁的最终承担者。
  是雷总是要爆的。一直号称“东方迪士尼”的长城动漫自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,就开启买买买的资本收购之路。先后收购了东方国龙、新娱兄弟、美人鱼、宣诚科技等产业链上下游公司,但迄今为止长城动漫仍无爆款产品出现。
  在外界看来,长城动漫并不注重动漫内容打造和深耕,而更擅长资本运作。从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来看,长城动漫实现营收2356.22万元,同比下滑39.43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80.03万元,逾期债务占净资产245.7%,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。
  现金流是企业经营的基础,企业经营现金流量比率为负,表明企业无法依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偿还负债,只能依靠企业自有资金的周转,这增加了企业的短期资金风险,并对企业的长期发展构成影响。在2018年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超过总营收30%的上市企业中,有13家企业经营现金流量比率为负。
  其中飞鱼科技现金流量比率最低,为-0.69,聚力文化(维权)、骅威文化、游久游戏、瀚叶股份紧跟其后。事实上记者发现,从2016年起飞鱼科技营收就出现大幅缩水,老游戏《神仙道》营收能力下滑,新游戏《保卫萝卜3》经营又不达预期,面对游戏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大势,现金流持续吃紧。
  9家企业屡遭警告
  单一产品依赖是游戏企业运营最大风险之一。从报告来看,部分游戏企业对于核心的单款产品具备较强依赖性,单款产品占据其游戏总收入超过五成,这就导致如果核心产品流水下滑,企业业绩会直接受到影响,企业抵御外部风险能力较弱。
  在2018年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超过总营收30%的上市企业中,有14.0%的企业单款产品收入超过总营收的50%,其中富控股份、神州泰岳、电魂网络以及IGG对于单一产品的依赖度均超过80%。尤其富控股份对RuneScape系列游戏的依赖更是达到99%,同时富控股份游戏业务占总营收比重达99.4%,游戏业务存在较大风险。
  从另一层面而言,游戏行业的监管风险仍在积累。尤其国内游戏产品受到多个部门与政策的监管,政策的调整会对已上线或即将上线的产品产生巨大影响。
  报告显示,在2018年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超过总营收30%的A股企业中,有超过30家企业自2016年起就有过违规记录。随着政策紧缩、监管趋严,企业违规行为的数量呈上升趋势,仅2019年上半年的数量就等同于2018年全年。
  其中信息披露违规占比最多,达59.4%,其次是股票交易违规,占比18.8%。此外,企业违规行为还包括程序不规范、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回复证监会其他函件、违规募集资金等多种类型。在伽马数据统计的有违规行为的企业中,有9家企业违规次数达到3次以上,占比22.6%,而这9家企业违规行为的数量占总量的53.4%,占据较大比重,在违规类型方面,9家企业信息披露违规次数达22次。
  其中天神娱乐和游久游戏多次上榜。近日天神娱乐第一大股东朱晔因涉嫌资金占用、关联交易未履行程序等问题,被大连证监局下发警示函,同时还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。面对行业监管趋严,因商誉爆雷而巨亏70亿元天神娱乐, 能否扭转颓势仍被市场质疑。

Author: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