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师称带女儿赴京看病却被视为上访 留绝笔信求助

“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,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。” 今日上午,一份举报求助信在网络流传。举报人李秀娟称,她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失明,自己和丈夫因此事长期遭到当地有关部门的不公正对待。现无法承受压力,产生轻生念头。
  今日中午,新京报记者拨打李秀娟电话,接电话者自称是李秀娟的女儿,其表示,父母一早外出,没有带手机,至今未归。
  下午,徐州丰县县委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表示,据派出所消息,两人目前无生命危险,当地已经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,后续情况将进行通报。
  作者称自己被要求承认上访
  网传求助信发布于江苏徐州当地一个自媒体公号,发布者名为“李秀娟”。求助信的发布对象为“亲爱的老师同仁,全国网友,各级领导”,其开头即表明,“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,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。”
  举报者自称名为李秀娟,和丈夫都是徐州丰县周楼小学老师,有一儿一女,女儿今年10岁,儿子今年2岁。
  关于具体求助内容,上述信件中表述为,女儿嘉嘉在9岁时,在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受到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。2019年2月底,“距离女儿眼睛被同学无意伤害致残已经快10个月了,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,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到北京复诊。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。”
  文中写到,出发之前,3月1日晚,徐州丰县教育局信访办公室主任丁攀、梁寨镇中心校领导陈晨、张超和王会计来到李秀娟家中,要求其退掉3月3日去北京的车票。约半小时后,家里又来了4位民警,“他们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我带走。”
  作者称,当问对方为何要将自己带走时,遭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扇巴掌,随后被带走。“第二天下午,副所长罗烈来给我录口供,他要我承认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访的。”“罗烈要求我签字承认上访并接受行政处罚,罪名是寻衅滋事。”作者称,自己拒绝签字,随后被送往徐州拘留所。
  怀疑与自己有信访记录有关
  作者在文中写到,自己在拘留所里回忆起曾在北京去信访局反映过女儿被伤害一事,怀疑此次计划去北京被拦与自己有信访记录有关。其回忆,2018年3月12日,女儿嘉嘉排队放学期间,同班的两名同学发生冲突,其中一人的衣服拉链被甩进嘉嘉的左眼,被鉴定为八级伤残。一年多来,因无法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,自己和丈夫开始走法律程序。
  文中称,2018年7月,李秀娟带着女儿去了北京同仁医院,被告知无法治愈。回家前一天,她到信访局反映了女儿被伤害一事。离开时被丰县的一位赵姓官员拦住,让她先回家。此后,李秀娟所属的教育局也对其进行谈话,并下发处分文件。“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,被撤职”。其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,透露已有轻生的想法。
  今日中午,新京报记者拨通李秀娟留下的电话,接电话者自称是是李秀娟的女儿嘉嘉,今年十岁。她说,“妈妈和爸爸一大早就出门了,手机也没带,目前只有她和2岁的弟弟在家。”嘉嘉称,妈妈“昨晚哭了”,今天父母出门时,只给自己留了一些面包和水。至于去向,目前尚不得而知,也无法取得联系。
  谈起自己眼部的病情,嘉嘉说,她此前在学校时有两位同学打架,其中一位同学的校服拉锁弹到她的眼睛,导致她左眼失明,之后曾去北京治疗。
  15时许,嘉嘉在电话中说,今天很多人给她打电话,弟弟情绪不好,一直在哭闹,“有一位阿姨在家里给我们做午饭,做完就走了”。目前,其父母仍未回家。
  女教师发定位,显示在湖边
  对于李秀娟疑留绝笔信后失联的情况,今日下午,丰县城东派出所一民警称,目前该案件已移交给丰县公安局政治处及丰县县委宣传部,当新京报记者多次确认该派出所是否出警、李秀娟是否安全时,对方表示“没有接到家属报警”。
  16时许,新京报记者从丰县县委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处获悉,其目前已收到派出所消息,两人已经找到,当地已经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,后续详细情况将进行通报,“人没事,在哪儿找到的不清楚。”
 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梁寨镇周楼小学一位分管教育的校长电话,无人接听。截至发稿时,李秀娟本人电话已无法接通。
  今日18时许,女教师通过微信给新京报记者发来了一个定位,显示其位于徐州市泉山区风景区湖边。新京报记者尝试拨打微信电话,对方未接听。
  新京报记者随即向徐州市公安局、丰县公安分局报警。徐州市110指挥中心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此前曾收到丰县公安局消息,称两人无大碍,新的报警信息,会及时反馈给丰县公安局进行核实。丰县公安局接警中心一工作人员称,对于记者反映的情况将请示上级,汇给徐州市公安局。
  徐州市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表示,对于夫妇举报信中的内容,已经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。并称,尚未找到当事人。对于举报人发送位置后失联,该工作人员称,“我们也找不到了,不知道他们拿着手机在哪。”
  随后,记者将举报人最后发送的位置转发给了该工作人员,其表示会立即派人去找。 张熙廷 张彤

Author: admin